内蒙一瞥
2016-11-15 01:59:56???来源:???评论:0 点击:

内蒙一瞥
那天老板安排我到托克托县(汉语称:托县)去开发票顺便发点煤到河北张家口。说好了跟老板的车先到乌兰察布(汉语称:集宁)和对方宏利煤场老板张冀中碰头,然后他去和林格尔(和林)我到托克托县。

内蒙
?
我们是早晨6点30分出发的,车一开出河北的柴沟堡便进入内蒙境内,放眼看去,沿国道两边全是山,光秃秃的裸露着些碎石,偶有稀疏的叫不出名的野草全是那种长得椭园形的植物,散落在荒山秃岭之上 ,仿佛非洲男人的头发卷曲、内敛,绝无向上发散、伸展。同车的老王见我有些兴致,问到:你看到山顶上的土堡子了吗?果然在山顶之上隔不远就有一个土堡子,且不说在这荒山野岭上垒建这些土堡子的难度,单说他的作用就和长城的烽火台相似。可以想见当时的游牧民族分族而居,以大山为屏障,相互戒备、又经常持勇好斗的那种金戈铁马的生活习性。车接连穿越几个邃道便到了乌兰察布,渐渐地开始有些草原和牧场了,虽不是想象中辽阔和广袤但也是马肥草绿、生意盎然,比起早先的荒凉凭添了许多情趣。老王说这只不过是零星散落的草地,要真想看大草原还得往北边走,到呼伦贝尔去。至11点多钟老板开始联系张冀中,先是电话里断断续续地还有些声音之后就一直联系不上。我们估摸着:大概是到了饭口上了,老张不敢接电话了,内蒙人 其实不都是传说中的好客、爽气(实际内蒙南边的全是汉人)。于是只好开车跑到呼和浩特自己给自己打了个牙祭。
?
呼和浩特又称青色的城是内蒙古的首俯,也是我国塞北的历史文化名城。史料称:十六世纪末呼和拮特逐渐成为内蒙古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并有“七大召、八小召”和“殿宇壮丽比拟佛国”的美称。城市的房屋建筑多为椭圆形且四周描有花纹,红墙金瓦, 敖包的建筑风格。走在通往长途客车站的不长的路上一边迎面袭来的是阵阵羊肉的膻味,一边还时不时地有拉皮条的小声问你:要小姐吗?可见小姐这东西无论是塞北还是江南都是有市场的。
?
我是下午3点多钟到托克托宏利煤场的。一到煤场张冀中就打电话过来说他已到了准葛尔旗的煤矿上,叫我搭乘拉煤的车到梁X沟煤矿上找他。于是我又搭上了一辆去矿上拉煤的顺道车往准葛尔旗赶。
?
司机姓杨我问他是那里人他说自己是“河南”人,但我和他交流时他却操着一口浓重内蒙话,我就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直到车驶过黄河浮桥到了鄂尔多斯时我才明白:老杨说的“河南”人实际是黄河之南的鄂尔多斯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河南省。车一过黄河一路上你就看见望不到边的拉煤车,而且还是专用拉煤的车道,我私下里就想:这个煤矿的规模到底有多大呢?
?
晚上约8点左右老杨的车需要停下来检修,并且对我说修车的地方有个饭店且有两样菜值得品偿:一是油炸羊蹄,二是葱爆羊肉。并说是张老板特地安排的。不大一会当“店小二”将菜上好后一偿果然好吃,尤其是那道油炸羊蹄外脆里嫩食之既滑爽又有劲道味道十足。至今每每想起来仍然是要流些哈啦子的。
?
吃完饭老杨的车也差不多修整停当,未了,他叫修车边上一个加水的小女孩用深井泵给车加了一箱子水,我问小女孩加一箱水要多少钱她伸出五个指头。我知道,在西北水能卖钱实际并不稀奇。因为过了北京往河北的西北边走你基本上见不到什么塘河湖坝了,老百姓用水打一眼井至少要到70米以下,越往西北水越稀罕,所以沿途靠给车加水赚钱的还真不在少数。是时,已是晚上8点多钟了,我问老杨到矿上估计还要多长时间,他说:早呢,你赶紧到后面的座位上睡觉去吧。
?
亚博手机客户端官网指定通道车在婉延的山路上颠簸着,不知不觉地我在颠簸中进入梦乡。也不知什么时候等我一觉醒来天以放大亮了,开车的老杨已经换成了小杨。(后来知道是老杨的儿子)他见我醒了便对我说梁X沟快到了,我一看外面:四周全是山,而且一边是广袤的沙漠一边是稀疏的草地。在沙漠的边缘到处可见当地老百姓植草种树的痕迹因为人工植草全为四边形的几何形状。而且黄沙到那里这种几何的图形就延伸到那里。正所谓:你那厢大漠孤烟直,我这边荒山生芳草。人与自然的抗争的印记随处可见。再往里走,沙漠终于走到了尽头,眼前展现全是西北高原的黄土高坡。小杨师傅说:因为植贝少,又全是黄土,雨季一到这些个黄土山就被冲刷成大沟小壑、支离破碎了,所以你几乎就看不到一个完整的山,而这些流失的黄土大部分又被雨水裹袭着带进黄河。车子行驶在黄土高坡上,除了山就是婉延弯曲的水泥公路,以及在公路上行驶的来来往往的运煤汽车。几乎看不到村落和行人,很有点古人描写的:千山鸟飞绝,独径人踪灭的景象,而且在我看来还更多些几分苍凉和粗犷,这和南方的“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相比是大有不同的,小杨说:在准葛尔旗这方园不到50公里的土地上大大小小的煤矿很多。而且出山时他们走的都是同一个主车道,所以你看到出山的拉煤车总是很多,但他们并不是一个矿上的煤,那是整个准葛尔地区煤矿的大汇总。
?
终于到了梁X沟,早早地老张已在离矿上不远的一个小集市等着我。说是集市不过就是几家旅馆、饭店、商店还有就是修理汽车的铺子,既破落又很脏招揽的全是拉煤驾驶员的生意。很快就到了矿上:原来所谓的煤矿其实就是在一个大山沟临时搭建的几间工棚。那个大约5间的平房,老张说便是矿长和管理人员办公兼住宿的地方,一点基础设施都没有。矿区的道路和煤场上浮灰有一寸多厚,车驶过后,那灰沸沸扬扬,倘若驾驶室的车门没关掩实坐在里面的人不一会就成了灰头土脸。心里就想这黑心矿主光顾着赚钱,典型的短期行为、掠夺性开采。
?
矿长到是肥头大耳、油光水抹的,一脸的土豪像。到矿长屋里后,发现这屋里床就是凳子,凳子就是床,西北人家大抵都是这样。坐定后,这位矿长向我们推荐了两样好茶一是正宗的铁观音,另一样是普耳茶。我和老张说来一点铁观音吧。那茶一冲一滤,果然清香四溢,沁人肺腑,所谓茶未喝人已醉,确实是茶中极品。在这么个深山老岭里能品上这么好的茶,也算是有点小意外了。喝完茶我取了点煤样子,一化验,还好,就是那种低硫的环保煤,于是吩咐矿上开票发煤。晚上的饭局自然是那个“肥头大耳”做的东。
?
一直到后来还知道:内蒙人的生活节外奏慢,虽然不富裕但生活压力小,尤其是在冬天更是悠闲。因为天冷,他们在大雪来临前早早地就备足了粮食、肉、蔬菜和老酒 ,一到冬天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喝酒、蹲火坑,街面上都很少有人。天稍暖和一点就能看到三五成群的老人和妇女挤在背风向阳的地方晒太阳、聊天,日子过得也是有滋有味的。再到后来,在内蒙、河北、山西跑来颠去的日子里还发现:内蒙与山西交汇的地方一到深秋,浓墨重彩还有金色的黄杨,漫山遍野,有点有线,合纵连横,同样也会给你一抹炫靓和震撼 ,在苍凉和蛮荒之间那是别样的生机和绚烂。又以后和老板们一起在敖包品酒、吃肉听马头琴悠扬的旋律,欣赏内蒙姑娘们优美的舞姿和动听的歌曲时,则是另一种放松和情致。自然也还晓得:内蒙的夏天也是不错的,不热、少有蚊虫,象我这样从小在桑拿浴中度夏的“南方人”初次享受到内蒙夏日的清凉,心里一下子总是充满着许多的畅快。
?
很多的时候内蒙的美总都是大手笔、粗线条的,就和内蒙人性格一样,简洁而并不简单,这和江南景色的细腻和精致又有所不同。曾经在天苍苍、野茫茫中颠波抑或享受过、愉悦过的我,现在无论走到那里特别是面对着城市的喧嚣、浮躁和功利,时不时地对于内蒙这个我曾经工作、生活过的地方总是莫名地产生一种念想。
?
徐建中
{柠檬树(lemon tree)小清新网:http://www.Lemonshu.cn 文艺青年的柠檬园}

相关热词搜索:内蒙 一瞥

上一篇:沙滩,金色的记忆
下一篇:云南纪游之二:大理纪逰之洱海月

分享到: 收藏